快捷搜索:

凭什么《三体》被誉为科幻小说巅峰?这些剧情你真的瞧懂了?

1、第二部。

被章北海引导逃离的五艘人类太空舰(自然选择、蓝色空间、企业、深空、终极规律),在发起相互攻击前,有这么个桥段。

自然选择号上,东方延绪和两个副舰长的“对话”。

“这个时候,语言已经没有必要,眼睛就能进行所有的交流,他们相互对视着,交错的目光像高速信息通道,把三个心灵联结起来,一切都在对视中飞快地交流着。”

这一段很有感觉,除了展示人物心理变化和初步道出猜疑链之外,还隐含人类交流方式发展和变化的另一种可能性:在太空漂流的人类,朝着“像三体人用发射波的方式进行交流”的方向演变和进化,最终一步步走向“非人、新人类”。

2、

大史曾是个军人,他服役过的军队在历史上无数次战胜了比自己强大的多的敌人,那些敌人都曾把这支军队看作是虫子,可最终都被这支军队送进了坟墓,这种G命乐观主义精神让大史无所畏惧!

尽管大史可能对技术差距带来的巨大实力鸿沟没什么概念,但面对史无前例的恐怖敌人,人类恰恰需要这种精神来为自己在心中点起一盏希望的明灯!

假如人类和三体像虫群一样播种,从星球文明变更为星际文明。那么两个文明之间攻击优于沟通的情况就会发生变化。

攻击对方一个星球会导致暴露自己并引发战争,因此就不得不考虑沟通和刺探了。

但星球文明与其说是虫群不如说就是一只虫子了,虫群无法消灭,可一只小虫子太容易被消灭了。

3、章北海感到父亲的灵魂从冥冥中降落到飞船上,与他融为一体,他按动了操作界面上那个最后的按钮,心中默念出那个他用尽一生的努力所追求的指令:

“自然选择,前进四!”

这就是阳谋,不管是明里暗里都是赢,即使ETO公布了章北海的罪行,也会被全人类视为ETO的栽赃,而且会让全人类联想ETO甚至三体人的这种栽赃是不是包含了对于辐射推进和工质推进的的态度,不可避免地推进辐射推进技术的发展。

而三体知道章北海的目的,但是他们不能告诉人类。因为三体一旦告知人类章北海的行动,人类就会明白,章北海是对的,反而帮助章北海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后文我们得知,章北海在等大多数人去领悟黑暗法则,只有一人领悟然后发动黑暗战役其实毫无意义。

章北海在等孩子们觉醒。

4、章北海已经领悟黑暗森林,但是他不能用这种作弊般的行为带着没领悟的船员活下去,这与他延续人类的愿景是违背的,船员们必须自行领悟并做出决断。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预先用武器系统锁定好剩下四艘飞船,一旦下定决心就立刻击发,哪怕领先几秒钟也好。

很可惜他们还是慢了一点点,不过“没关系,都一样。”

而章北海之死这一桥段,集中体现了大刘式科幻美学,这一点我们也很欣慰的看到,在前几年流浪地球电影“饱和式救援”的桥段中也得到了完全的传承。

章北海是文中所塑造的当之无愧的英雄,但真实的历史告诉我们,推动历史的绝无可能是寥寥一两个英雄,历史中的芸芸众生也绝非是等待这寥寥一两个英雄来拯救的对象。你自然选择有章北海,隔壁船上可能就有章南山、章东河。

也许他们不似章北海那样的先驱者,但在冰冷的太空和孤寂的飞船上,时代同样可以孕育他们。

所以最后的战役中,谁快谁慢真的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星舰人类本身,作为一个整体,跨出了新的一步。

而这才是“没关系的,都一样”的深层次含义。

5、“你是说,田园时代的宇宙是四维的,那时的真空光速也比现在高许多?”

“我什么也没说。”关一帆说,像是突然醒来一样,“我们只看到了一点点实情,剩下的都是猜测,你也只把它当成猜测好了,一部我们编出来的暗黑神话。”

我们只是想慢一点,即使结果已注定,你们对四维时空的快感只来源于新奇,你不了解开始既结束的痛苦,那是一片无故事的王国。

而在回忆中,人们不会重新找到逝去的所在,回忆只是他不在的确认。在回忆中,文明只是一个变得苍白、远去和不可及的过去。

6、“射手”假说:

有一名神枪手,在一个靶子上每隔十厘米打一个洞。设想这个靶子的平面上生活着一种二维智能生物,它们中的科学家在对自己的宇宙进行观察后,发现了一个伟大的定律:“宇宙每隔十厘米,必然会有一个洞。”它们把这个神枪手一时兴起的随意行为,看成了自己宇宙中的铁律。

“农场主”假说:

一个农场里有一群火鸡,农场主每天中午十一点来给它们喂食。火鸡中的一名科学家观察这个现象,一直观察了近一年都没有例外,于是它也发现了自己宇宙中的伟大定律:“每天上午十一点,就有食物降临。”它在感恩节早晨向火鸡们公布了这个定律,但这天上午十一点食物没有降临,农场主进来把它们都捉去杀了。

射手和农场主的故事,让人感到浑身发麻。

至于故事之后的剧情,听过音频、或是读过那一长段数字的人应该会懂,一直反复出现的数字,在那个紧张的情景下,彷佛被人虚空中扼住了脖子,令人压抑到窒息。

所谓宇宙并非处女地,“物理定律”可能只是高等文明无意为之!

整个三体都在围绕着这个思想展开。

7、此刻,夜空万里无云,导弹的尾迹正在散去。程心和瓦季姆再次看那份观星指南,他们都是对天文学并不陌生的人,很快找到了那个位置,但都没看到那颗星。瓦季姆从车里拿出两架军用望远镜,用它们再次朝那个方向看,很轻易地找到了DX3906,然后拿开望远镜,用肉眼也能看到了。

程心陶醉地长时间看着那个暗红色的光点,努力想象着那不可想象的遥远,努力把这距离转化为可以把握的形象。

或许只有这样的浪漫才能衬托出他的绝望,和绝望后的决绝。

在星际发动机下面的黑色沙砾里种庄稼的时候,他忽然想起为了星星付款的时候,脸上,将是怎样一种苦笑。

而碰巧这时程心的一个大学同学来到纽约,她们见面后谈起了其他同学的下落,这个同学提到云天明,她从胡文那里听说他已是肺癌晚期,时日无多了。当时程心没多想什么,立刻找到阶梯计划人选的负责人于维民副局长,推荐云天明为候选人。

在程心的余生中,她无数次回忆那一时刻,每次都不得不承认:她当时真没有多想什么。

这段堪称很多粉丝最恨程心的一刻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3分快3平台,3分快3官网,3分快3网址,3分快3下载,3分快3app,3分快3开户,3分快3投注,3分快3购彩,3分快3注册,3分快3登录,3分快3邀请码,3分快3技巧,3分快3手机版,3分快3靠谱吗,3分快3走势图,3分快3开奖结果